冀風平安

崇尚科學、關愛家庭、珍惜生命、反對邪教
專題摘要:一天一個愿望,樹立科學新風尚;一天一個夢想,拒絕邪教防侵害;一天一個景象,和諧世界齊分享。
評論

緊箍咒!透過“保證書”看“全能神”的精神控制

來源: 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 2018-11-03 09:15:12
【字號: | | 【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默認色)

  日前拜讀了大弓先生的《邪教“全能神”如何進行組織控制》(中國反邪教網2018-07-19),受益匪淺。由“組織控制”很自然地聯想到“精神控制”。邪教“全能神”控制參與者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讓讓新加入者“自愿”簽訂一紙“保證書”,大多還要在入教儀式上作出“莊嚴宣誓”。下面就讓我們透過“保證書”來看“全能神”的精神控制是何等的嚴固。

   一、保證聽“神的召喚”

  請看這份保證書(掃描件,下同):

  在這份署名保證書中,“全能神”參與者鄧樹里、鄧春生表示愿意“聽眾神的召喚”,“為神獻出一切”。“獻出一切”意味著貢獻“祭物”(錢財、物資)、奉獻肉體(如“過靈床”)、奉獻精神自由。如果“違反了教規”則甘愿“接受神的懲罰”。這一點,在《神隱秘的作工》中有明確的表述:“將受到靈魂肉體都受懲罰的報應,……神將在審判期間把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毀壞其肉體。”“全能神”自知邪惡,故要求入教者不能將“保證書”給別人看,否則會遭到“神懲”,比如全家會死于各種災禍。顯然,一紙保證書等于是賣身契或自套的絞索。顯然,保證書就是“全能神”邪教控制參與者的“緊箍咒”。

   二、保證“不吞吃神的祭物(錢財)”

  且看這份保證書:

  在這份保證書中,簽寫人表示“要用生命保護神的祭物”,而這“祭物”是從兩個教會接收的,可見保證人只不過是保管者。保證人為表忠心,發了若挪用、占有、吞吃祭物,將“不得好死,碎尸萬段”的毒誓。原來,“全能神”有一個《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其中第三條規定,“神選民”有義務向“神”納貢、“獻祭”,“祭物(錢財)”只有“神”(即女基督)和祭司(趙維山自封大祭司)有資格享用,嚴防經手“奉獻款”(祭物)的參與者“偷吃”或“截留”。為了1700元,參與者得立下如果怎么就“不得好死,碎尸萬段”的毒誓,可見“全能神”是多么的貪婪。有時候,為了簡捷方便,這樣的保證書是寫在收款收據上的,比如全能神參與者舒思愛化名馬波收取一處教會奉獻款的收據上就寫著:“保證將神的祭物交給神家,不偷吃、挪用、貪占,若有違背,愿神咒詛不得好死。”這張收據有取款人(2人)和保管員(2人)的簽名(化名)。這類保證書,顯然就是保證“全能神”教主和上層人物巧取豪奪來的物質利益。

   三、保證要去“傳福音”

  來看下面的保證書:

  這是山東威海“全能神”參與者陶桂花寫的保證書,從中可以看出,一般參與者并不愿意替教主傳“神福音”(拉人入教),因為這種騙人的壞事不僅費時費力,還要遭白眼。因此,大多選擇了“整天在糊弄”。“上面”也知道這一點,于是就謊稱這是神對參與者的“考驗”,是接受“真理”、“成全”自己的必要“手續”,反正就是一個“騙”。于是,該邪教組織脅迫參與者寫下含有毒誓的保證書,比如這里的:“我如果在(再)不傳福音,求神咒詛我不的(得)好死,走道讓車(撞)死,死無全尸。”寫下如此毒狠的保證書,就只能“被迫自愿”供“全能神”邪教的驅使,“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邪教上層欺騙參與者,參與者再去蒙騙別人。

   四、保證不退出“全能神”

  再看這一堆保證書:

  上面是浙江蘭溪警方查獲的“全能神”新成員寫的“保證書”,我們看到的掃描件字跡模糊,但警方看到的較清楚。總體上看,這些保證書語言十分偏激,充滿“死光、遭殃、懲罰、擊殺”等恐怖字眼。這種精神上的恐懼感,如同無法擺脫的夢魘,時時纏身。嚴重者會導致禁不住恐嚇而自我了結。比如,安徽的盧慶菊迫于“全能神”的“懲叛”威脅投水自盡(《全能神逼我舅媽自殺身亡》),浙江的呂某受到“毒誓必驗”的威脅而跳崖自盡(《聽信“世界末日”傳言不少荒誕鬧劇上演》),都是這方面的例證。為什么剛入教的人必須寫這類保證書呢?因為邪教需要對參與者進行“精神綁架”,姑且簡稱“神綁”吧。要知道,“全能神”雖然擅長偽裝,行事詭秘,卻只能騙人一時,時間一久就會被識破。于是上當者醒悟后退出的現象十分普遍。“全能神”為了防止人員流失,便要其教誡中規定,叛教、退出就得受到嚴厲懲罰,包括肉體上的“擊殺”。他們要求參與者下毒誓保證不退出,否則就怎樣怎樣。

  所謂的保證書,不過是“全能神”邪教控制、要挾、壓榨參與者的鬼蜮伎倆,是單方面維護教主利益的“霸王契約”。它保證的是邪教上層人物的利益,而讓普通參與者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珍貴的生命。

  

關鍵詞:河北反邪教,對邪教說不

責任編輯:趙文強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