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风平安

崇尚科学、关爱家庭、珍惜生命、反对邪教
专题摘要:一天一个愿望,树立科学新风尚;一天一个梦想,拒绝邪教防侵害;一天一个景象,和谐世界齐分享。
动态消息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聚焦前邪教成员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2018-08-06 09:03:40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核心提示】据澳洲“布里斯班时代网”2018年7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28595;?#19981;能问”在近期播出新一期节目,8名前邪教成员详细地描述了他们身处邪教以及离开邪教后的生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深受欢迎的电视节目?#28595;?#19981;能问”(You Can’t Ask That)在周三(7月25日)播出的新一期节目中,8名前邪教成员详细地描述了他们身处邪教以及离开邪教后的生活。

  虽然没有透露这些邪教的名字,但其中一个问题- “他们让你做了什?#21019;?#20107;?”——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了邪教的生活方?#20581;?/p>

  “我们经常剃光头?#20445;?#26469;自艾丽斯斯普林斯的艾丽莎·布坎南(Alecia Buchanan)说。“他们一直给我们剃光头,?#28304;?#36461;蹭亮。我们都穿着橙色长袍,大多数人只有三、四件衣服。”

  来自珀斯的本·桑顿(Ben Shenton)认为,“染金发”和“统一着装”还不是问题。“我认为更可怕更令人讨厌的是使用麻醉剂和迷幻药。”他说:“教主给信徒用这些药,目的是镇静和控制他们。”

  艾丽莎·布坎南是前邪教成员。

  当前邪教成员被问及他们在那段时间是否忍受过任何?#31185;?#24615;行为时,结果更加严重。对某些人来说,不幸的是,答案是肯定的。

  “我从12岁开始就被邪教教主性侵犯了,这种情况?#20013;?#20102;20多年,”一名来自珀斯的男子说道:?#26696;?#24320;始非常慢,只有触摸。然后是不断的触摸触摸。然后在一周或几个月之后情况变得更糟。

  “我不想让上帝不高兴,因为[教主]对我来说是一个和神沟通的渠道,”他解释道:?#28595;?#26080;法相信他是如何伤害了同一个组织中的那么多人。如果你是一个男性,又长得好看,那你就是他们的猎物。”

  布坎南说,当她14岁时,“为精神领袖提供性服务”成了她的另一个责任。

  她说:“一开始我隔着裤子把手放在他的性器官上。然后,(教主)要我把手伸进他裤子里,接着他会摸我的乳房。”她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慢慢操纵了。

  一旦她离开邪教组织,詹尼·伍德(Jenni Wood)就不允许与她的家人联系。

  在后半集中,一些信徒们说道,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意识到自己身处邪教并且自愿离开。他们还讨论了融入正常社会的难?#28982;?#32773;说真正地第一次掌握自己的生活。

  “15岁时,突然妈妈不是妈妈。爸爸不?#21069;?#29240;。一切都是谎言,”出生于邪教组织的桑顿说道。“警察不是邪恶的,他们实际上是来帮助我的。这不是?#21482;兀?#27809;有主人。突然之间,我所信仰的一切都成了谎言。

  “我记得说过被驱赶的场景,'这是一个结束,新的一页已经打开。我是自由的。”

  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与熟识的家庭分离是最难的。

  “我不被允许见到我的父母。一旦你离开教会,你?#24466;?#27490;与家人有任何接触,”悉尼的詹妮·伍德说道。

  “?#20197;?#32463;给我的母亲打电话......她会说,我不能跟你说话,你需要和主一起纠正自己的错误'。我父亲去世了,他病得很重。我们去看望了他,而他只?#21069;?#33080;转向墙壁。他不认我。”

  伍德接着说,在她离开邪教组织后,她的两个兄弟相继来看望她,他们告诉她,如果她敢于和教会以外的人结婚,她的孩子会有残?#30149;?/p>

  “我的第一个孩子?#21152;心?#24615;纤维化,我的第二个孩子?#21152;邪?#34880;病,所以我觉得被诅咒了,”伍德说道:“我仍然......这个念头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个傻瓜。”

  尽管过得艰难,伍?#24405;?#25345;认为她很?#20197;?#33021;逃脱。“我很坚强,而且?#19968;?#20102;下来。我将永远活下来,我将永远是幸存者,”她说。“我希望教会我的孩子坚强。”

  电视节目?#28595;?#19981;能问”于每周三晚上9点在ABC和ABC iView播出。

关键词:河北反邪教,对邪教说不

责任编辑:赵文强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