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风平安

崇尚科学、关爱家庭、珍惜生命、反对邪教
专题摘要:一天一个愿望,树立科学新风尚;一天一个梦想,拒绝邪教防侵害;一天一个景象,和谐世界齐分享。
评论

英媒:从琼斯镇到布利克斯顿 邪教屡禁不止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2018-08-03 09:17:26
【字号: |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核心提示】2018年5月6日,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刊登题为《从发生集体自杀惨案的琼斯镇到布利克斯顿街区,邪教总会吸引领导者和追随者》一文,文中提到美国在线影片租赁公司Netflix播出的最新系列纪录片,让大众视线重新聚焦邪教,增进?#26031;?#20247;对黑暗邪教世界的了解,作者大卫·巴尼特采访了在过去40年中一直致力于抵制邪教的伊恩·霍沃斯。

  1978年11月,伊恩·霍沃斯和全球各地观众都被一段不寒而栗的视频震惊,将近900多人死于由邪教领袖吉姆·琼斯精心策划的?#26696;?#26032;自杀”行动。许多观众盯着琼斯镇这个偏远地区堆积如山的尸体,对这里发生的集体自杀惨案感到扼腕,霍沃斯叹息:“我差点也这样死掉。”就在一个月前,他从加拿大的一个邪教组织中逃离出来,他的经历、他的逃亡还有琼斯镇自杀惨案的照片都促使他在接下来的40年中致力于调查、对抗邪教,并帮人从邪教?#37034;?#33073;出来。

  纪录片《狂野的国度》于今年3月在Netflix网站首播,让邪教再次回归公众视野,引起广泛关注。该片?#24425;?#20102;20世纪80年代印度邪教大师巴格万·什里·拉杰内什(又名奥修)在俄勒冈建立自?#23578;?#29233;社区的故事。

  (巴格万·什里·拉杰内?#24067;?#20854;引导的运动把邪教组织重新推向聚光灯)

  这也许是我们看到的典型的邪教形象:拉杰内什的信徒身着橘色服装,死于1990年,他们的头目是一位“蒙受神恩”的印度大师(在印?#26085;?#24220;对他组织的活动表示不满后,他迁居到美国),信徒给了他大量的现金,并与自己的家人们失去联系。但并不是所有邪教都是这样,比如俄勒冈的牧场改了名字,琼斯镇发生了邪教自杀惨案,1993年戴维真理教头?#30475;?#32500;·?#35780;?#20160;在韦科市的一个分支被FBI突袭搜捕。

  (拉杰内什,又名奥修,和他橙色着装的信徒)

  凯蒂·摩根·戴维斯上个月出版了一本书,?#24425;?#20102;她和父?#35013;?#25289;维丹·巴拉克里斯南在布利克斯顿的经历,她的父亲是一名邪教头目,2015年因强奸和监禁罪被?#24230;?#29425;,摩根·戴维斯在2013年终于成功逃离了这个折磨她整整30年的邪教组织。

  邪教如今再次出现在新闻中,但对伊恩·霍沃斯这些人而言,他们一直在抗争,作为英国邪教信息中心的负责人,他的一生都在搜集关于邪教的信息,为那些摆脱或渴望摆脱邪教的人提供建议和帮助,并呼吁建立更严格的法律来控制这些邪恶组织的影响?#27573;А?/p>

  霍沃斯说:“我已经对付过1000多种不同的邪教,包括拉杰内什组织。Netflix关于该内容的纪录片在国际上引起?#26031;?#27867;关注,这绝对是一件好事。”

  (凯蒂·摩根·戴维斯,原名罗西·戴维斯,33岁,被她的父?#35013;?#25289;维丹·巴拉克里斯南囚禁于监狱之中)

  ?#27604;唬?#20154;们对邪教的兴致?#24425;?#39640;时低,霍沃斯说:“最大的一次高峰始于1999年1月,当时大量的邪教活动围绕千禧年展开,有各种事情被许诺和预言。可从数学层面讲,千禧年并不是1999年底,而是2000年底,但邪教头目才不在意这些,他?#20405;?#20851;心金钱以及对人和权力的掌控。”

  霍沃斯本人出生于英国兰开?#30446;ぃ?#26159;个农民的儿子,1972年20多岁的他移居加拿大,到1978年,他在一家大公司任?#20302;?#39038;问一职,从未想过会加入邪教。31岁时,他碰?#26432;?#22810;伦多街上一个女人叫住了,“她很有魅力,我当时又是单身。”霍沃斯回忆道,?#26263;?#22905;问我是否有时间回答一些问题时,我认为这只是一次?#35856;?#35843;研,就爽口答应了。”但仅仅是六个问题后,这名女子就变了腔调,她告诉霍沃斯,他的回答显示他就是她所在组织需要的人,他如果加入就能够回馈社会而不仅是?#39749; ?#38543;后的一周召开了一次会议,霍沃斯也被邀参加。

  (1978年从邪教逃离后,伊恩·霍沃斯用其一生帮助身陷邪教的人)

  他说:“我去了,那里大?#21152;?00个人左右。一位女?#20811;?#22905;之前沉迷酒精和?#37202;罰?#26159;这个组织帮了她。我本想从后门溜走,但我从小被教育要有礼貌,因此没?#26032;?#19978;走。随后他们拿出了饮料和?#26696;猓?#25105;想既然花了2美元(1.5英镑)来参加,就得让这个钱花得值得。

  中途休息时,霍沃斯走到走廊上抽烟,在那里被邪教成员逮个正着。他以前看医生时曾被告知如果继续抽烟很可能危及生命,该组织成员向他?#20449;擔?#21482;要他报一门220美元的戒烟课程,保证他能戒?#22363;?#21151;,霍沃斯早前就以关注过类似的戒烟课程,这次他决定试试,他说:“1978年9月开始上?#21361;?#21040;课程快结束时,我辞去了原有的工作,想把我的一生奉献给邪教,并交出了我所有的积蓄,大约1500美元。”

  (1978年琼斯镇社区发生的邪教集体自杀惨案)

  从最初被一位女士吸引并受邀参加会议,到后来在整个戒烟课程中渐渐把自己的身心交付给这个邪教,直到现在霍沃斯都无法确切给出一个转变的时间点,“我觉得当我去找他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掉入陷阱”。邪教通常靠满足人的欲望来发展自己,比如他们会?#20449;的?#19968;定会成功,或成为在艺术或创造方面的人才,满足你们想影响社会的虚荣心,或者像霍沃斯一样,要“回馈”社会,他们还会?#20449;的?#19968;定会戒掉毒瘾或是改善身心健康状况。这就是霍沃斯所说的“治愈邪教?#20445;?#19981;是那些更多提供信仰?#20449;?#30340;?#30333;?#25945;邪教”。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霍沃斯极力劝说他的朋友和邻居加入?#23186;蹋?#20182;们对他的变化感到吃惊,但霍沃斯说:“我认为他们没有眼光,因为他们不是精英,而我是。”霍沃斯坚信用堪称教科书式的?#24515;?#40723;动亲友加入邪教,会让他众叛亲离。他说:“许多邪教早就会计划让成员去对抗亲友,但他们没有为此斥责我,也正是这点救了我。”

  一位邻居给了他一份《多伦多星报》的?#21271;荊?#19978;面有一篇调查记者西德尼·卡茨撰写的头版文章,揭露了霍沃斯所在组织的邪教真相。霍沃斯读完立?#20174;?#20316;者联系核?#30331;?#20917;,在看到卡茨做的研究和提供的证据后然后,他崩溃了。霍沃斯愤怒抨击了邪教头目,随后被该邪教无情地扫地出门,他也最终摆脱了邪教的魔爪。

  霍沃斯说:“那是在10月份,后来的11月,大家都在议论发生在琼斯镇的自杀惨案,我想如果我没摆脱邪教很可能?#24425;?#36825;个下场,?#19968;?#20102;整整11个月完全恢复,重新?#19968;?#33258;我。”

  (在布鲁克林的保释听证会后,NXIVM<自称“多层营销机构”>成员艾莉森·麦克离开美国地方法院)

  很长一段时间里,伊恩·霍沃斯倍受“邪教的伊恩”这个角色困扰,但最终摆脱了,“真正的伊恩”又重新回来了,这个刻骨铭心的经历让他永远和邪教划清界限,继续自己的生活。霍沃斯说:“我来自兰开?#30446;?#30340;农村,那里的人们常说‘如果?#24515;?#31181;事物兴起,他们就做与它相关的事情’,所以我就做与邪教相关的事。”记者西德尼·卡茨让霍沃斯与一位名叫皮特·斯科特的电视制片人联系,他们后来共同建立了“精神虐待理事会?#20445;?#24182;于1987年转型为邪教信息中心,现在作为一个慈善机构运作。

  霍沃斯和斯科特重点关注了霍沃斯曾误入的邪教组织,还向一群新加入该邪教的成员分发传单,敦促他们尽快从加拿大机场返回,面对霍沃斯提供的证据,新成员大多都回去了,最后,抵抗行动让该邪教团体转移基地,霍沃斯笑称:“多伦多对我们两方而言都太小了。”霍沃斯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或者是否仍然存在,因为邪教经常更?#25343;?#31216;,他们总会比媒体和调查人员快一步,令人无迹可寻。另外,随着和霍沃斯联系的人越来越多,他也掌握了更多的邪教信息,尤其是在他搬回英国之后。

  邪教信息中心的一个主要任务?#21069;?#21161;那些摆脱邪教的前成员进行身心恢复,霍沃斯把这类伤害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并认为治愈他们的方法也需因人而异。他也希望看到有更健全的法律?#21019;?#20987;邪教,因为现有法律没有针对邪教的具体条款,只有当邪教头目犯下真正可追溯的罪行时,才会得到法律制裁,比如在2015年阿拉维丹·巴拉克里斯南的案件中,法律才会起作用。

  (被信徒?#21069;?#22260;的巴格万·什里·拉杰内什)

  阿拉维丹·巴拉克里斯南的案例中,凯蒂·摩根·戴维斯在新书里对该邪教的揭露给了霍沃斯新的启发,帮助那些已经摆脱邪教的人们恢复其原有的生活是我们要做的事,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帮助那些出生就在邪教组织的人呢?霍沃斯说:“如果你出生就在一个邪教组织,那就没有像我?#20405;幀?#30495;实伊恩’和‘邪教伊恩’对抗的心理斗争,困扰你的将是‘我是谁’这个问题,这是一个极其艰难和脆弱的境遇。”不要以为愚蠢的人才会走入邪教,专家说邪教最有可能吸引聪明的、受过?#24049;媒?#32946;的人,因为他们善于思考、有灵活的头脑,并会被邪教描述的另类生活方式所诱惑。

  从70年代的琼斯镇到80年代的拉杰内什到21世纪的布利克斯顿,邪教屡禁不止,并在世界各地涌现。现代的生活、?#34987;?#30340;世界也并没有影响魅力大师或邪教头目对民众的吸引。霍沃斯说:“邪教头目一开始只想得到一些平常东西,比如金钱、性、权力,接着大?#38469;?#24180;后,他们可能开始相信自?#26680;?#30340;话了,认为自己真的是神。”但是,只要虚假的神仍然在玩弄无辜的人们,伊恩·霍沃斯就不会停止他?#20013;?0年之久的邪教对抗之路。

关键词:河北反邪教,对邪教说不

责任编辑:赵文强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
浙江体彩6十1走势图2元 排列五走势图综版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今天福彩3d试机号分析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 十一选五稳赚前三技巧 平码看中猴怎样买 彩票走势图大全免费版 扑克二八杠的秘籍 黑龙江36选7规则 海南体彩 山东群英会玩法表 12肖最听天由命的几肖 河南11选5实时